【痕仔】交流【小說貳.守墓人】




與親友原創小孩交流互動

親家小孩設定

本家小孩設定:賽德里克賽西爾



【此篇主要努力邁進配對角色:派克x賽西爾】



*文下收



  派克是一個墓場守護者,專門對付那些想要挖掘盜墓的小偷,

此外的工作就是負責保護墓園,他滄桑的面容成熟老練,

包覆在黑色長袍底下的各處傷口明顯表示他經歷過各種風霜,

而沙漠的風塵卻掩蓋不了他自身散發出來的堅毅風采。


  在他遇見藉口奇怪的盜墓者後,第二個晚上,今夜的月光被大片的雲給擋住了,

所以略顯比平常要更來的黑暗,派克走出了他位於廣大墓園旁的小木屋,

然後從口中呼出霧氣,面迎著夜晚吹來的冷風,鐵灰色的短髮與身上纏繞著的繃帶也隨著風微微飛舞著,

作為這一代的墓場守護人,派克並不害怕死亡、也不相信神鬼之說,

但是他卻非常享受著死亡帶來的安靜氣氛與過程,

他總是會故意在別人佯裝自己很吃力的拿著挖掘墳墓用的大土鏟子,

好引誘那些眼神銳利、心懷不詭的笨蛋們上勾,最後自投羅網。


  派克點燃油燈後步入了墓園,開始了每晚的巡察工作,

檢查每一個墓穴裡的死人都安然無恙的躺在自己的墳墓裡,

昏暗的墓園中他正在檢查倒數第三排第五個墓穴,墓穴中躺著的是尚未腐爛完全的男人,

明顯看出這個男人的頭部左半邊有著很大的異常,近乎半張臉完全不見了,

不曉得是被什麼東西打到的,以現在來講,其實有沒有光對於派克來說,

並沒有很大的差別,早再很久之前他的左眼就因為戰亂而失明,他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屍體,

想起了戰亂的業火燒遍全身深至眼睛的感覺,下意識的伸手觸撫著包住整個左半邊的繃帶。


  派克安靜的將棺材的蓋子給釘回去,這時周圍只傳出他釘木頭敲出來的回音,

最後完工以後,他將棺材推回黑暗陰冷的墓穴裡,然後從墓穴中走出來,

準備前往下一個該探查的墓穴,猛然間,

派克他僅存的唯一視線掃視到了他下一排將要探訪的墓穴,那個藍色的火光悠悠的出現了,

在黑暗中閃爍著,火光開始慢慢的移動至墓園的大門處,最後就這麼停在那裡。


  老一輩的人說過,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派克深深的被那團從未出現過的火光給吸引,

他提起鏟子安靜無聲的往火光的方向跟去,他想知道出現在他的墓園中的東西是什麼,

派克蹲伏在火光後方兩座的墓穴後面窺視著,他的眼神無法移開火光,

四周的黑暗開始變的沉重且安靜,他可以感覺到頭皮開始發麻然後流下汗滴,

也感覺到身體不自覺的,對這個未知的物體感到全身顫抖,但是他非常清楚,

這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期待、他想看看眼前的物體到底是什麼。



  當一陣強烈的晚風吹過,將上頭擋住月光的雲稍微吹移開時,

月光照射了下來,派克的手指握緊大鏟子,看著眼前漸漸清晰的景象。


  那是一個全身披著紅色長斗篷的……人,但是頭上長著犄角……其他的物種嗎?

由於背對著派克,所以他並沒有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只見對方順著月光照射下來的光暈,

而拉低了罩著頭的斗篷,然後繼續往入口處黑暗的樹林間觀望著,

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他的一舉一動,在後方的派克完全看在眼裡,

對方似乎沒有發現派克的存在。


  現在的時間約凌晨三點多,派克已經蹲伏在這裡遠觀著那人的動靜,

快要一個小時半了,但是穿著紅色斗篷的人似乎就只是安靜的站在那裡,

除了反覆的拿出脖子上的項鍊出來看以外沒有其他的驚人動作,

派克似乎也看的有些膩了,根本不曉得這位半夜造訪墓園的客人,到底要做什麼,

於是派克決定放棄先觀察,等早上睡飽了再去鎮內打聽,

有沒有類似這樣的旅人迷路了之類的傳聞。


  派克輕聲的從墳墓後方站起,原本是這樣的,但是他忘記他的大鏟子被他遺忘在地板上,

然後不小心踢到了鏟子,稍嫌巨大的聲響,迴盪在安靜的黑暗中,

眼前的紅斗篷猛然間回過頭,視線正好與派克的視線對上,

此時派克才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是一名看起來很年輕的青年,有著酒紅色的短髮,右半邊掛著慘白色的面具,

最特別的是火光閃爍的左眼,藍色的火花緩緩跳動著,他看著派克,

似乎是看著沒有錯,其實派克也不確定,那漂亮的藍色火光是不是正在看著自己,

總之,他們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對持有些時間,派克不敢移動身體,

而青年似乎也沒有要移動的打算,最後,派克打算打斷這漫長的寂靜,

他開口:「……你迷路了嗎?」


  紅色斗篷的青年沒有回應,藍色火光持續跳動著,他拉緊了斗篷,

似乎正警戒著,其實派克並沒有那個意思,

但是空氣中的氣氛仍然警告著他有可能會與對方打起來,但是他並不想這麼做,

尤其是對方並沒有在盜墓的時候,他搔了搔短髮,

最後決定從黑暗中走出來讓對方更看清楚自己的長相:「我是這裡的守墓人,派克,

如果迷路的話……我的木屋可以借你住到早上,到時我在告訴你城鎮的方向怎麼走……」


  青年聽著派克的話,表情似乎有一點困惑,他稍微放下了警戒,

微微偏頭觀察派克是不是在說實話,沒有說話,火光持續跳動。

  看著青年困惑的看著自己,派克以為對方聽不懂自己的話而感到頭大,

喃喃自語著:「看來不是在地人,聽的懂我說話嗎?」然後比手畫腳的繼續問著。

  「……嗯。」良久後,派克眼前稍微有些距離的青年總算回應了,並微微的點頭,這讓派克鬆了一口氣。

  「你一個人半夜在這裡是迷路了嗎?」派克見青年肯說話了,他繼續問著。

  青年沒有回應,只是搖頭。

  「那是……?」派克基於職業是守墓人,對於一些來路不明的客人還是要問清楚的。

  「……等人。」青年淡淡的回應。

  「這樣啊……那,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暫時住宿的話我的木屋有空房間。」

派克沒有辦法放一個年輕人大半夜的在這座墓園閒晃:「你看起來不是在地人,是龍族嗎?」

看多龍族的派克直接下了這樣的定論。


  青年搖頭拒絕派克的住宿邀約,然後聽著後話,想了想,之後回應:

「……嗯,龍族。」然後又想起對方先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自己如果不回報是一件很沒有禮貌的事情,至少這是他的養父教他的,

然後青年緩緩的自我介紹:「……我是,賽西爾。」

  名為賽西爾的龍族青年將是線轉移到派克身上的多處傷口,因包著繃帶而判斷:「……受傷?」

  「嗯?這些啊……」派克稍微摸了摸身上的繃帶:

「是啊,幾年前被大火燒出來的,很可怕對吧?」


  火光跳動,賽西爾搖了搖頭,然後繼續問著:「……燒傷,現在會繼續疼痛嗎?」

  「很少,有些疤痕會因為沙漠天氣炎熱而刺痛,不過已經習慣了……」

派克仔細想想後回答,然後看見賽西爾突然走向自己,他在派克面前拉下了斗篷,

因此派克更清楚的看見青年的長相,只見賽西爾將脖子上掛著的項鍊塞進派克手裡,

在賽西爾握住派克的手的瞬間,他感覺到的是一種熟悉的冰冷感,

沒錯,就是屍體的觸感。





  賽西爾看著稍微愣了一下的派克,他說:「戴上,傷痕的感覺會好很多。」

藍色的火光看著派克的眼睛,火花在藍色的火焰中閃耀跳動,接著僅僅再下一秒,

派克閉眼的一瞬間,賽西爾從他的眼前消失,安靜無聲的,

就像是從頭到尾只有派克一個人在這裡一般。


  接著黎明的一道曙光緩緩從天空灑下,派克不確定今晚遇到的青年是不是真實的,

還是自己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感到勞累而產生出來的幻覺,

但他非常確定手中緊緊握著的項鍊,那樣淡淡散發出來的涼爽感卻是真實的,

派克看著已經進入早晨的天空:「我才不相信世界上有幽靈呢。」


  最後派克將項鍊戴上,感受著項鍊的力量帶來的涼爽感,然後提起地上的鏟子回小木屋。



<待續>


兩人互動意識圖:






後話:

   於是派克得到了賽西爾的定情物<?!!!>

   真心覺得那種情況下派克還可以很冷靜的去看不明生物,真的好勇敢阿,

   要是我就尖叫然後不曉得閃去哪了wwww 再次謝謝與親家的多次互動!

題目 : 原創設定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痕仔連結,歡迎交換
卑鄙紫.痕仔
成分介紹

痕仔

Author:痕仔
(最近很迷殺人魔)

暱稱:痕仔、痕子妹妹、痕叔

痕仔成分:
*一個拉鍊+幾塊布+會呼吸的蛋白質+帶點毛
*變態
*慵懶調調過人生
*男女通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痕仔的卑鄙戰隊
卑鄙紅 花男 卑鄙青.綺 Cnuacnva☆CN 仁Ren
痕仔的好碰友
管理員噗浪
參觀人口
在線訪客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好音樂,不聽嗎?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