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仔】非法【小說參.人工生命】

新增圖像



  位於諾亞方舟實驗大樓的三樓住宿觀察區,辦公室內路德的三對副手各拿著一份報告,

眼睛與複眼同時檢閱著上頭傳下來的各種資料,並且在腦中做統整,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其實並不難,

但也習慣了,他空下其中一隻手拿著茶杯啜飲一口,然後複眼注意到其中一隻手拿著的資料非常吸引他,

上面寫著大大的標題:「舊諾亞方舟實驗室,遺留著未確認實驗,神秘的二十層樓。」

  路德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吞下茶水喊著:「就是這個!!!」


  十年前,有個非常有實力的實驗人員,他創造了未確認的實驗體,

不過很可惜的是他最後瘋了,據當時的保全人員表示他看見實驗員進入地底的時候就再也沒有看過他出來了,

傳聞說那些作品還遺留在地下二十層樓,

但是沒有人有辦法打開那個電子鎖只能用蠻力撬開或者輸入正確密碼。


  路德他那濃烈的求知慾,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能夠讓他有可能得手未知生命體去研究的機會,沒錯,他不可能錯過,

腦中閃現著能夠去執行這項既重大又神聖任務的人員名單,

這時辦公室外傳出的門把碎裂與折斷的碰嚨聲響,路德移動蛇身爬出去查看。


  「是他弄的!」306號房門外站著山與歐恩,後者面無表情的正抓著凹陷的門把,

而山因為怕被誤會搶先回應正在注意他們的路德,山指著歐恩大叫,

而歐恩則是沒有反駁的將整個被折斷的門放到一旁。


  「搞什麼,你這是這禮拜第幾次弄壞房門了?」嘖了一聲,

路德爬了過去看了看已經算是屍體的凹陷鐵門之後看著肇事者歐恩,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大叫著:「對了!就是你,沒錯、就是你了!!!」

路德首次主動抓住歐恩的肩膀興奮的大叫。


  「……?」而被抓住搖晃的歐恩一臉疑惑,

顯然不解為什麼自己弄壞了東西路德還這麼高興,深紅的眼睛盯著路德,

他繼續說著:「歐恩,你來我這也快兩個禮拜有了,你想不想出你的第一份任務?」


  任務?


  在歐恩的記憶中,所謂的任務就是交派的工作與負擔的責任,

在大腦內僅存的混亂記憶與自己的目的漸漸抽離並且清晰,歐恩的表情瞬變,

紅色的眼中露出冷冷的神情,少見的直接開口回答:「我要。」



非法生物8



  這幾天歐恩心情其實一直很不好,眉頭皺緊到可以夾死比蒼蠅更大的生物,

在黑暗的寢室中一天天的等待命令,在身體進行改造後的一個禮拜,

腦內一直有個聲音與聲音重疊的尖嘯聲,自從在這裡獲得新生以後,

他有時候真的會懷疑自己的靈魂有一半不是自己的,總是在大腦下達他不想做或者相反的事情,

或者是在腦中對自己的細細私語,嚴重一點的話、那聲音想控制自己的思緒殺人,

而最近發現想要讓那該死的聲音閉嘴的方式,就是讓自己找事情做,所以樓層的巡邏、

舉重、力量訓練、心肺訓練、或者與人聊天……應該說聽人聊天,歐恩都做的比別人還多,

能力也一天比一天還要強悍,就在今天首次有了任務又能讓聲音閉嘴的方法他怎麼可能不做呢?

總覺得這些事情跟人解釋,怎麼樣也解釋不清楚,所以關於身體的異狀,

歐恩並沒有特別的與負責人員報備。


  於是,路德就在歐恩答應的那一刻抓了人直接奔往上頭拿任務外出許可證,

留下了因沒有房門就沒有隱私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山。



  他的任務時間是永遠屬於他的夜晚,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沒有人注意的到他不同於常人的體態,歐恩在距離普通人生活的市區外奔跑著,

在寧靜的夜晚陪伴他的只有黑紫色的蹄子踏在土地上發出一蹬一蹬的聲音,

以及身體穿過樹林的沙沙聲,大約奔跑了快要離市區外三公里多,

腳下的蹄子最後隨著主人的意識停在眼前的舊建築物「諾亞方舟的舊實驗室」,

眼前的建築物經歷十年風霜的痕跡,周圍爬滿了藤蔓以及多年沒有清的雜草,

由於有些窗戶破裂,所以稍微看的見內部構造,裡頭黑漆漆的一片。


  歐恩伸出了肩膀上的水晶肩甲備戰,雖然任務上說明這棟建築物已經沒有人了,

但以防萬一還是謹慎點好,鮮紅的眼睛在夜裡顯得特別亮眼,他拉開了入口處生鏽的大門,

發出了金屬摩擦的刺耳聲,走近室內後蹄子接觸了瓷磚地板,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回盪在整個室內,他走過了一樓的櫃檯,看了看牆上模糊不清的逃生路線,

試圖找出前往地下二十層樓的方法,之後看向右手邊唯一的電梯入口,

說也奇怪從外頭看這棟建築物明明只有一層樓,爲什麼要設電梯呢,

歐恩思考了一陣子判斷他們是搭電梯向下走,但是過了十年了,

這棟廢棄建築物的電梯還能用嗎?


  眼見一樓似乎也沒有其他能夠向下的樓梯或是電梯,最後決定他要爬下去,

走進了離自己最近的老舊電梯口,歐恩徒手扳開原本緊閉的電梯門,這對他來講並不難,

甚至比開門關門還要簡單,既然這裡不是自己所住的觀察棟,

那麼他在這裡破壞多少東西也無所謂了,雖然經歷了十年,但是裡面的電梯仍然堅韌的懸掛在面前,

看了看眼前的情況,要是不把電梯往下降或者想辦法在弄個洞口,他沒有辦法下去,

歐恩走進電梯確認電梯有辦法承受他的重量,他將電梯天花板的逃生口打開向上爬去,

之後緊緊握住電梯的懸吊鋼絲,羊蹄用力的往電梯的卡損接縫踏下去後,電梯整台往下摔落,

大約幾秒後聽見巨大的摔毀聲,

現在,懸吊在半空的歐恩稍微鬆開手,慢慢向下滑去。


  「下面,就在下面。」


  紅眼中黃澄色的瞳孔注視著下方,腦中的聲音指引著歐恩,

這是自己與腦中那個聲音第一次意見相同,到目前為止他們做著同樣的事情,沒有任何一方有異議,

從開始滑下到現在,大約到了地下第十五、六層了,就快到了,

底下的視野比一樓還要更加挾窄,伸手不見五指,但對於在黑夜活動慣了的歐恩來說並沒有差別,

快要接近地下二十樓的時候,也能看的見整個被摔毀的電梯,歐恩落地時踩在毀壞的電梯上,

然後扳開地下二十層的電梯門,吸著封存已久凝滯的空氣,歐恩覺得不太適應,

出了電梯口後眼前是一條直直的走廊,最盡頭有一扇大門,

走廊的左右測則是隔間的小門。


  「是哪間呢?」歐恩想著,試圖開了開接近自己的其中一扇門,鎖住了。


  「盡頭…裡面…打開它……」


  腦中的聲音再次指引著歐恩,就算那聲音沒有說話,

歐恩的注意力早已被最盡頭門縫下淡淡的微光給吸引了,那到底是什麼?


  歐恩走到盡頭,試圖推門,旁邊的電子鎖突然亮起然後傳出陌生女性的聲音:「請輸入密碼。」

由於電子鎖的聲音室突然出現的,讓歐恩稍微小小的嚇了一跳,

他愣愣的看著密碼鎖腦中思考著:密碼?任務中並沒有提到類似這樣的事情,該怎麼辦?


  平常腦內那多嘴的聲音也不說話了,看來是要歐恩自己想辦法,好吧,看來得靠蠻力了,

這麼想著,稍微站好馬步兩手架在門縫之間,然後奮力的向外扳,電子鎖開始發出故障的聲響,

鎖上的鐵門裡的緊緊勾住的鎖一並斷裂,接著不一會,碰的一聲,

歐恩就把藏封已久實驗室硬生生的打開了,

電子鎖的光線暗下來,似乎已經壞掉了。


  歐恩發現了光源,這裡似乎有獨立的電力,位於實驗室中央立了兩支培養槽,

由於培養槽的玻璃缸外面覆著厚厚的一層灰塵,所以看不清楚裡面的東西,

他走近了實驗室內的電腦,電腦上還在持續的計算著,列出了歐恩根本就看不懂的數據,

時在搞不清楚這東西該不該整台拆回去給路德看,不過好像哪裡不太對,羊蹄稍微向後退了一點,

咖擦一聲,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而且碎掉了,歐恩向後回頭一看,

底下躺著一句穿著病人袍的枯骨,由於肉已經全部腐化掉完全看不出來這具屍體是誰,

歐恩並沒有很在意,所以將注意力放到兩支培養槽上。


  伸手稍微擦了擦上頭覆蓋的灰塵,稍微看進去裡面的生物其中一缸看見了熊掌,

而另外一缸看見了類似水母這種動物的軀體,歐恩思考著,該怎麼把裡面的生物取出帶回去,

應該把培養槽直接打破嗎?雖然說這麼做比較容易,但是會傷到裡面的生物,

而且也不知道是活的還是死的……


  這一次,歐恩思考了很久,在打破與不打破之間徘徊,大約過了十分鐘,

歐恩最終決定還是打破取出,正當他架好姿勢準備一拳打爆這個培養槽的時候,

後方的電腦突然傳出了聲響,出自於好奇的他靠過去觀看,螢幕上顯示「開啟培養槽,是與否。」,

偏了偏頭,歐恩清理了一下電腦的鍵盤,並且打上「yes」之後輸入,

然後周圍傳出培養槽抽水的聲音,裡頭的生物緩緩下沉,

直到培養液體被抽乾淨了以後培養槽往上升,這時才真正看清楚裡面的生物。


  那是兩個小女孩,

她們的外表上擁有著明顯的動植物基因,雙眼緊緊閉著沒有動靜,

電腦螢幕上又跑出一長串資料與數據單,

歐恩稍微簡略的看了看那些數據資料後將資料完好的摺起來收進外出用側包上,

數據上面是這麼寫的:「擁有梅花樹、黑熊、藍鵲等基因的是姐姐『黟』,

而有櫻花樹、天鵝、水母等等基因的是妹妹『黔』。」長串的資料最後附屬著「人工生命。」

與十年前的創造日期以及創造人。


  人工生命啊,聽起來是個需要時間去培養的物種,

歐恩稍微靠近兩個小女孩後蹲下看著,年紀看起來小小的,感覺沒有多大,

要帶回去的話一隻手各扛一個,或者一手扛著兩個都沒有問題,

而小女孩們都漸漸能夠自行呼吸,胸口開始緩緩的起伏:「還活著啊……好厲害。」

歐恩這麼想著,回想起路德千交代萬交代要是裡面的生物還活著要特別小心的帶回去給他。


  接著名為黟的人工生命體,猛然的睜開眼睛,正好與歐恩通紅的雙眼對上,

張開小嘴似乎要說什麼,歐恩對於這個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眉頭稍微緊皺了下,

然後名為黔的人工生命體也跟著甦醒,雙手柔著眼睛打了喝欠,感覺就像是睡了很長的覺,

之後跟著黟冒出了疑慮的神情看著歐恩。


  「……會說話嗎?」看著兩個小朋友,歐恩對著他們問著,兩個小孩揮著手啊啊的叫著,

似乎不會說話,兩人的眼睛都好奇的看著歐恩頭上角,

或許是因為顏色的關西使她們有反應:「看來不會說話啊。」歐恩這麼想著,

之後站起身思考著等會該怎麼離開這裡。


  兩個小女孩面對著長相嚴肅、身型又比自己龐大許多的歐恩,

抱持著極大的好奇心與好感,她們想站起來,黔奮力拍著背後的天鵝翅膀試圖想飛,

而黟稍微站起身之後重心不穩差點往前跌倒,她正好抓住了歐恩膝蓋下的些許羊毛穩住平衡,

歐恩並沒有排斥這樣的舉動,就隨便的讓兩個小孩子好奇的碰觸羊蹄與羊毛。


  黟與黔抱著歐恩略為粗壯的腿,抬起小臉,

兩個小女孩睜著大大的雙眼試圖想擠出單字:「啊…啊啊!」

  考慮好該怎麼爬上去以後,歐恩的注意力被下方的兩個小朋友拉去,

專注的聽著她們的單音:「……?」


  「啊啊……爸阿……爸爸!」似乎是說出想表達的字,黟與黔的神情非常興奮,

而歐恩只是呆愣愣的聽著這莫名其妙的稱呼,之後皺眉反駁:「不,歐恩。」

然後不確定似的女孩們再次說著:「爸爸?」


  「不對,歐恩。」然後,再次反駁。


  接下來,關於小女孩們所發出的疑問句與莫名其妙的稱呼,歐恩通通沉默無視,

他直接一隻手各撈起一個小女孩後往電梯走去,在攀爬上去的途中,

歐恩將女孩們全部扛到肩膀上好方便攀爬,在這之前歐恩以抓不抓的住來評判兩個人的個性分別,

黟比較好動,所以不好抓,而黔比較文靜一些,非常的好抓,所以,

當歐恩背著兩個女孩差不多徒手爬回地下六樓的時候,頑皮的黟在歐恩身上亂動差點摔回地下二十層,

幸好空閒的蠍尾剛好接住了小孩,歐恩第一次深深感謝替他改造的人幫他植入了蠍尾,

不然不只違反了自己的原則,回去還不好跟路德交代。


  最後,出了舊實驗室,歐恩趁著僅存的夜色悄悄離開。



(待續)

題目 : 原創設定
部落格分类 : 網路部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痕仔連結,歡迎交換
卑鄙紫.痕仔
成分介紹

痕仔

Author:痕仔
(最近很迷殺人魔)

暱稱:痕仔、痕子妹妹、痕叔

痕仔成分:
*一個拉鍊+幾塊布+會呼吸的蛋白質+帶點毛
*變態
*慵懶調調過人生
*男女通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痕仔的卑鄙戰隊
卑鄙紅 花男 卑鄙青.綺 Cnuacnva☆CN 仁Ren
痕仔的好碰友
管理員噗浪
參觀人口
在線訪客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好音樂,不聽嗎?
搜尋欄